张充和的诗 温馨诗意的古典情怀——读《张充和诗文集》

2018-03-06 - 张充和

温馨诗意的古典情怀——读《张充和诗文集》

燕赵文化

□钟芳

被誉为民国“最后一位才女”的张充和先生,曾长期从事诗词、书画、昆曲的传授和创作活动,致力于弘扬中华文化。一年前她与世长辞,在她逝世周年之际,由著名艺术史学者白谦慎编著的《张充和诗文集》(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2016年6月出版)与读者见面,讲述中国传统文化在上一代文人身上的流转传承。

张充和的诗 温馨诗意的古典情怀——读《张充和诗文集》

书中共收录了张充和自少年时代以来创作的古体诗词225首,其中友人唱和诗词34首、散文66篇,是迄今为止收辑最全的张充和文学作品集,展示了先生丰富多彩又清澈明朗的一生。

“十分冷淡存知己,一曲微茫度此生。”张充和一生低调,为人谦和,淡泊名利。她曾说过:“我写字、画画、唱昆曲、做诗、养花种草,都是玩玩,从来不想拿出来展览给人家看。”充和先生本不刻意以著作传世,编辑《张充和诗文集》这本书,既是对先生的纪念,也是与有心人一道怀念。张充和作品的搜集、合编前后达数十年,历经两代人,与张充和先生相识26年的白谦慎在前辈卞之琳、张定和先期工作的基础上,最后纂集编定。

张充和的诗 温馨诗意的古典情怀——读《张充和诗文集》

《张充和诗文集》里新诗很少,大多是古诗词。沈尹默曾以“词旨清新,无纤毫俗尘”评价她的词。“闪烁光芒若有无,星星摇动一茎扶。直从叶破疑方解,不是珍珠是泪珠。”这是张充和十三四岁时作的《荷珠》诗,教书先生左履宽批为“妙不可阶”。

张充和的诗 温馨诗意的古典情怀——读《张充和诗文集》

“记取武陵溪畔路,春风何限根芽,人间装点自由他,愿为波底蝶,随意到天涯。”这首《桃花鱼》是张充和1943年在嘉陵江畔见到桃花水母的感赋,无意中却预示了她的人生路途。她心心念念于自由,为此可以漫漫跋涉,虽身系天涯亦在所不惜。

张充和的诗 温馨诗意的古典情怀——读《张充和诗文集》

由于身处灿若星辰的一众名家贤士之间,张充和的知交师友中有陈寅恪、胡适之、沈尹默、章士钊、闻一多、沈从文、卞之琳、张大千等人。这位集聪慧、秀美、才识于一身的“张家四小姐”,诗、书、画、乐俱优秀,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曾在北大开班讲授,享誉一时。

张充和的诗 温馨诗意的古典情怀——读《张充和诗文集》

她的书法格调极高,一笔娟秀端凝的小楷,骨力深蕴,气息清朗。董桥赞曰:“张充和的毛笔小楷漂亮得可下酒,难得极了。”但她最为人所关注的还是昆曲。1943年在重庆演出的一曲《游园惊梦》,曾轰动杏坛文苑,章士钊、沈尹默等人纷纷赋诗唱和,成为抗战烽火中的一件文化盛事。

30多岁时,她嫁给了德国汉学家傅汉思,此后,她一直热心为昆曲奔走,来往之间,从亲自上台到走向幕后,被称为“最后的闺秀”。

张充和的散文分为三部分,一是发在张家创办的《乐益文艺》上的少年之作,有《别》《梁石言先生略传》《我的幼年》等文章。二是1936年,她在某报社副刊担任编辑时发表的作品。她以一个“退步者”的姿态,逐步走到中国古典文化和传统中去,一年多时间,她以不同的笔名发表了大量的散文、小说、随笔、书评、艺术评论,内容涵及亲情、师道、成长、变故、友谊、旅程、信仰、感悟等等,充满了禅意和哲理,隐含着无限的悲悯之心。

三是晚年的追怀忆旧文章,以及未刊的《曲人曲事》一组短文。

这些作品行文朴实亲切,情真意挚,描写旧时习俗、家庭生活,趣味盎然。文章都不长,多在千余字,但都像一出戏,有起点、伏笔、高潮、冲突和尾声,所以精彩纷呈。

《张充和诗文集》是对张充和一生交游、研究、艺术生涯的回顾与致敬,蕴含诗情画意,展卷细读,颇为受益。徜徉书香间,我们有幸走近这位文化长者,探索她那博大的精神世界和宝贵的人生智慧,从中得到感悟和启迪。

相关阅读
  • 张充和诗词 (11)介绍张充和的诗词(三)

    张充和诗词 (11)介绍张充和的诗词(三)

    2018-03-06

    在美国,除了教书法之外,充和也教昆曲,而且几十年来每天练字,从不间断。她还经常跟一些教中国文学的教授和访问学者们如杨联生、余英时、张光直、饶宗颐等人写诗唱和。有些诗是朋友非常欣赏的,比如“寻幽”、“归去”等诗。

  • 张充和的子女 一位美国人与苏州女儿张充和的“桃花鱼”缘[图]

    张充和的子女 一位美国人与苏州女儿张充和的“桃花鱼”缘[图]

    2018-03-06

    张充和曾写过一副对联“十分冷淡存知己,一曲微茫度此生”,被视为她的人生写照。在薄英看来,这位爱穿旗袍的中国老师总是“淡淡的”。“我写一个字,她会淡淡地告诉我说,哪一笔好,哪一笔不好。或者用朱笔圈点笔画。

  • 张充和四姐妹 合肥四姐妹才女张充和去世 张充和傅汉思的孩子现状揭秘

    张充和四姐妹 合肥四姐妹才女张充和去世 张充和傅汉思的孩子现状揭秘

    2018-03-06

    傅汉思(Hans Hermannt Frankel,19162003),德国裔美国籍犹太人,著名汉学家、耶鲁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系教授。精通德语、法语、英语、意大利语、西班牙语、汉语等多国语言,代表作有《孟浩然传》、《梅花与宫闱佳丽》、《中国王朝史译文目录(曹魏至五代)》、《唐代文人一部综合传记》等。

  • 张充和文集 张充和诗文集(精装)

    张充和文集 张充和诗文集(精装)

    2018-03-06

    白谦慎我所认识的充和先生张充和逝世周年纪念1988年8月,我还在美国罗格斯大学读比较政治学博士,到华盛顿拜访傅申先生(著名艺术史学者、鉴定家),他见我喜欢写小楷,说给我看一个人的小楷,那是张先生八十年代为耶鲁大学梅花展图录抄写的参考书目。

  • 张充和寻幽 如何理解张充和先生的“戏可逢场灯可尽 空明犹喜一潭星”?

    张充和寻幽 如何理解张充和先生的“戏可逢场灯可尽 空明犹喜一潭星”?

    2018-03-06

    这句诗出自张充和的张充和先生的一首七律诗作《寻幽》寻幽不觉入山深,翠雾笼寒月半明。细细清泉流梦去,沉沉夜色压肩行。十分冷淡存知己,一曲微茫度此生。戏可逢场灯可尽,空明犹喜一潭星。私以为“戏可逢场灯可尽。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